受害者特种-(大市场内)一些中国人的生意并不正规

【汪峰迟到】

王石磊3年多前來“薩達沃”租了個商鋪,每月的租金和管理費平均約3萬人民幣,7、8月份是賣書包的旺季,拋去一切開銷,每月能凈賺10萬盧布(約合人民幣1.1萬元)。在日常做生意過程中,王石磊從沒碰到過俄羅斯警察針對中國人或者個別商戶找麻煩的情況,因為“管理市場的大老闆打點得很好”。

這起案件與俄羅斯軍事人員的密切關係已顯而易見。

據張立新說,在“薩達沃”大市場做生意的收入大多是現金,因為“裡面很多貨是走‘灰色清關’過來的,在市場里賣貨只能收現金,之後再通過地下錢莊把錢給兌換了匯出去。”

據《生意人報》7月10日報道,劫案發生在6月10日16時左右,一名在“薩達沃”大市場工作的中國公民持1.36億盧布到位於莫斯科伊萬·巴布什金街的一間銀行辦公室內兌換美元,被一伙俄羅斯特工以“黑錢”為名劫走。

“灰色”華商的難言之隱相比於“阿爾法”退伍老兵對這支精英部隊的“墮落”和價值取向的扼腕,圍繞這一案件的受害者身份信息則在俄羅斯華商群體中“炸開了鍋”。

到了17日,Interfax援引莫斯科軍區法院的材料稱,報警者是一名叫莫亞歷山大·尤馬蘭科夫的莫斯科商人。

rbc新聞網則於12日援引執法機構兩位知情人士消息說,劫案受害者是一名33歲的莫斯科居民,男,無業。他宣稱自己從熟人那裡借來這1.36億盧布,但似乎並不能解釋清楚資金來源。

綜合塔斯社等多家俄媒此前報道,共有15名嫌犯參與了這起劫案,目前5人被捕,2人被軟禁在家。7人中有3人來自“阿爾法”特種部隊,1人來自“信號旗”特種部隊。此外,報道稱,俄聯邦安全局特別用途中心K科人員也參與作案。

不過,今年3月11日,莫斯科警方與特警聯手對“薩達沃”進行過一次大搜查。當時不少俄媒曝光稱,有超過20億盧布現鈔以及一批加密貨幣設備被查獲。俄羅斯內務部官網3月14日澄清說,安全部門只是對“莫斯科”和“薩達沃”兩家外國人聚集的大市場進行了預防性檢查,作為監督遵守移民法工作的一部分。

“當一個人的成功取決於金錢,富人幾乎成為我們時代的象徵時,這是不對的。不幸的是,這會影響年輕軍官,甚至是我們的精英部隊。”岡察洛夫不無惋惜地說,“坦白講,他們(‘阿爾法’隊員)掙不到太多錢,可能他們很多人認為自己應該得到更多。他們有人越線了是事實……我相信這更是一個國家的問題。”

據俄羅斯商業媒體rbc新聞網7月12日報道,受害者回憶說,2019年5月,在一位熟人的介紹下,自己認識了一位名為“鮑裡斯”的男子,男子自稱可以提供合適匯率的兌換交易。在經過幾次順利交易後,6月,受害者決定在鮑裡斯的幫助下兌換1.36億盧布,為此,他還雇了一輛裝甲車和數個武裝警衛。

Interfax周三(7月17日)進一步披露,7名嫌疑人中,聯邦安全局特種部隊成員弗拉基米爾·烏魯索夫上尉、黑塔格·馬爾基耶夫和來自K科經濟安全處的亞歷山大·弗拉索夫已承認參與了這起劫案,但他們均否認“持械威脅”。另外,來自“阿爾法”特種部隊的羅曼·阿巴列恩斯基部分認罪。

因此,張立新補充說,萬一被俄羅斯警察查了,“貨和錢的來源都是說不清楚的”。

俄警方3月11日大檢查那天,王石磊剛從東北老家過完年回到俄羅斯。據他說,那天“薩達沃”市場沒開門,俄羅斯警方3月10日先檢查了“莫斯科”大市場,當時“有些中國人帶著現鈔離開市場避風頭,過程中被一些中亞人搶走了好多錢,但沒有俄羅斯警察搶錢的情況”。

那一年6月底,“一隻螞蟻”被俄羅斯政府以衛生條件不符標準、走私商品、雇佣非法移民為由突然關閉。同時,俄政府宣佈將集中銷毀一批價值高達20億美元的中國“走私”商品,使得在市場內經營多年的數萬名中國商人損失慘重。

不久後,約有10人出現在銀行大樓外,他們穿著沒有標記的制服,出示了一張聯邦安全局的搜查令,並拿走了分裝有1.36億盧布現鈔的兩個錢袋,乘出租車離去。

“大市場的生意歸根結底是有風險的,貨不是通過正規手續弄進來的,所以市場還是處於一個不正規的狀態。”張立新總結說。現在,張立新已經做起了機電外貿的正規生意。

“這是‘阿爾法’精英特種部隊成立45年以來第一次有隊員參與這樣的非法活動。”“阿爾法”特種部隊國際退伍老兵協會榮譽主席謝爾蓋•岡察洛夫7月15日在接受《共青團真理報》採訪時評論說,他沒料到會發生這種事,“7月底就是‘阿爾法’成立45周年紀念日”。

“一隻螞蟻”被關後,許多商戶隨後轉移到了“莫斯科”和“薩達沃”這兩個大市場。中國輕工業產品在俄極具競爭優勢,不論在“一隻螞蟻”還是後來的“薩達沃”,雖然經營者各國都有,但大部分貨源都是中國的。

讓張立新最終決定徹底離開大市場生意的,有兩方面因素,一是每一個做“灰色貿易”的大市場最後都可能步入“一隻螞蟻”的後塵,“俄羅斯政府收不到稅肯定要行動”;另一個重要的因素則是盧布的暴跌。

精英特工的“淪落”劫案本身的曝光可追溯到俄羅斯聯邦安全局官網7月2日公佈的簡短消息:一私人企業主在莫斯科被搶走大量資金,數名聯邦安全局成員涉案被捕,案件相關材料已移交給俄調查委員會軍事調查部門。

報道稱,事發後,受害者懷疑這並不是聯邦安全局有關人員的合理行動,於是向警方報了案。次日,俄羅斯警方立案調查。

據“薩達沃”官網介紹,這個大市場位於莫斯科環城公路(俗稱“大環”)往內14公里處,占地40公頃(0.4平方公里),“20多年來一直是俄羅斯最大的批發和零售貿易中心”。市場內有約8000個商鋪,經營貨品種類包括服裝和鞋類、兒童用品、狩獵用品、釣魚和旅游用品等,有來自俄羅斯、白俄羅斯、土耳其、吉爾吉斯斯坦和中國的工廠直接供貨。

上個月,俄羅斯首都莫斯科發生一起巨額現鈔搶劫案。伴隨著事件細節逐漸被披露,這起案件越來越受到關註。

1974年7月28日,在蘇聯克格勃主席尤里·安德羅波夫的倡議下,主要負責反恐任務的“阿爾法”特種部隊正式成立,這支精英特種部隊先後參與過車臣戰爭、1993年俄羅斯憲政危機、2002年莫斯科軸承廠文化宮大樓劇院人質事件及2004年別斯蘭人質事件等。

2014年克裡米亞危機之後,西方國家一致製裁俄羅斯,讓人來人往的幾個大市場一下子蕭條起來。“盧布暴跌對我們做進口外貿的打擊特別大,明顯感覺賺不到錢了。”張立新說,“隨著更多中國人加入競爭,租金也上去了,生意越來越難做。”

值得註意的是,現有報道未提及被劫獲的巨額現鈔現在何處。報道中提及的一名從事貨幣兌換業務的俄羅斯商人鮑裡斯·卡拉馬托夫,仍處於失聯狀態。

“(今年6月)那個中國商人也不是在市場裡面被劫的,”王石磊說,“我們更擔心政府哪天把大市場關了,像10年前的‘一隻螞蟻’那樣。”

高達1.36億盧布(約合人民幣1490萬元)的被劫現鈔、來自俄羅斯精英特種部隊的劫匪嫌疑人、“受害者為中國籍企業主”的報道……一個月來,這起令人匪夷所思的搶劫案,在俄羅斯民眾與該國華人群體中,以不同角度引發了巨大關註。

“例如,一個集裝箱有10萬美元的貨,但是走‘灰色清關’就可以報成5萬,收的稅就會少一些。衣服、鞋子類貨物在俄羅斯的關稅比較高,所以一些中國商人喜歡走‘灰關’的路子。”張立新介紹說,這種貿易方式直到今天依然存在,風險不小。

轉型與寒顫不過,無論劫案的受害者是否為中國商人,當下的大市場環境對於華商而言都不算太理想。

據俄羅斯衛星通訊社報道,俄軍區法院7月4日下令羈押5名涉嫌持械搶劫的俄聯邦安全局工作人員,另判處2人本宅軟禁;嫌犯中包括數名特種部隊“阿爾法”和“信號旗”成員。另據國際文傳電訊社(Interfax)7月17日消息,莫斯科軍區法院當天公佈的案件材料顯示,接受調查的7名嫌犯中已有3人認罪。

儘管媒體報道中對於劫案受害者的身份存在出入,但並不影響這一事件在俄羅斯華商群體中持續發酵。

2009年被俄羅斯政府關閉的“切爾基佐夫”大市場建立於20世紀90年代初,是俄羅斯和獨聯體國家服裝、鞋類等生活用品的批發集散地,由於選址靠著伊茲麥羅(Izmailovo)體育場,這個地點名的俄語發音又和中文的“一隻螞蟻”類似,在俄中國人通常直接將它稱為“一隻螞蟻”。

2004年至2014年間,從“一隻螞蟻”到“薩達沃”,今年39歲的張立新在“灰色”的大市場里輾轉了十年,幫別人做過“灰色清關”,負責過收貨,也在攤位上賣過童鞋,做過建材生意。

目前正在“薩達沃”大市場經營書包生意的中國商人王石磊(化名)也認為,大市場內的一些中國商人遇事不會選擇自己報案。

目前,案件審理工作仍在進行中,誰是劫案的策劃者和受害者尚無確切說法。與此同時,俄羅斯媒體更新的數個故事版本似乎既有矛盾,又在相互印證。

“我們莫斯科華商的微信群里,還有一些專門的清關群、換匯群都在討論這個事。”在俄羅斯做了15年生意的張立新告訴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他不知道被搶者具體是誰,但可以想象,“應該是個貨主”,如果遇害者是中國人,那麼這1.36億盧布“可能不是一個人的”貨款,或許還有其他做生意的中國人給他一起去換匯的”。

他向澎湃新聞坦言,“(大市場內)一些中國人的生意並不正規,像我們(的貨)也是走的‘灰關’(灰色清關)。”王石磊說,他聽說了6月份有個中國商人被搶的事,但不清楚受害者是誰——“大市場里中國人特別多,一些人的經商身份也不合法(沒有工作許可),(遇到事情大多)不會選擇去報警。”

不過,未曾直接見證“一隻螞蟻”轟然倒塌的王石磊,還是剛剛一頭扎入大市場生意的“新手”,近期的劫案也未令他憂心,因為事情發生在大市場之外。相比之下,俄羅斯政府是否會叫停自己所在的“薩達沃”大市場更關乎著他的未來,他不得不“邊走邊看”。

“灰色清關”是一個帶有歷史特色的俄羅斯專有名詞,顧名思義,這是一種“既不黑又不白”、法律責任模糊的通關方式。上世紀90年代,俄羅斯國內經濟蕭條,日用品嚴重匱乏,不得不從國外大量進口商品,又由於俄羅斯海關清關手續煩瑣,為促進進口,俄海關委員會默許背景複雜的“清關”公司為貨主代辦手續。

除了背景多元的商人,大市場內還有一應俱全的配套設施:理髮店、餐館、銀行、換匯點和專門的保安。據俄媒regnum今年7月報道,這些大市場宛如一個封閉的“城中城”,一些市場的地下隧道里甚至設有賭場和地下車間。

報道描述稱,受害者於6月10日下午攜現鈔與裝甲車一同抵達銀行所在大樓時,鮑裡斯建議裝甲車司機將車開到銀行大樓後面的入口處並指示車上警衛將裝滿現鈔的錢袋放進某處門內。

“阿爾法”等精英特種部隊成員淪為劫匪,在俄羅斯民眾中掀起軒然大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