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盟中国-来自欧盟的实际投资在江苏实际利用外资总量中占比并不明显

【古川雄辉宣布结婚】

對此,中國歐盟商會南京分會董事會主席魏博受訪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時表示,這是因為德國甚至歐盟的經濟,主要是以出口為導向,這以德國的汽車產業為典型,特別看重中國龐大市場和關聯產業的匹配。

“我們在規模上不占優,但都是行業內的隱形冠軍。”聖戈班管道系統(中國)有限公司副總裁鵬博、菲尼克斯中國投資有限公司總裁顧建黨在與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交流時表示,通過併購關係緊密的高科技企業與中國本土更加融合,增加在中國的投資,並且企業本身更是“賣出與買進、提供與使用”的雙重角色。

據江蘇省商務廳最新通報,2019年1-5月,江蘇來自歐盟的實際使用外資6.5億美元,同比增19.9%。

中國歐盟商會歐盟駐華大使鬱白在發言中表示,江蘇有19個單位參與到歐盟“地平線2020”項目中,其中來自南京農業大學的團隊致力於食品安全的研究,研究食物鏈已降低污染。

亞洲的地區和國家一直是江蘇最主要的外資來源地。綜合近3年的數據從占比角度看,來自歐盟的實際投資在江蘇實際利用外資總量中占比並不明顯。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在與江蘇省商務廳人士交流中獲悉,來自歐盟的外資涉及到的發達國家較多,特別是德國、法國等,且以精密製造、新一代信息技術、高端裝備等產業為主,這些都以研發中心、區域總部等方式深度融入到地方產業的轉型升級中。

作為新城區和主城區的南京建鄴區,當前除了中煙集團旗下的幾條生產線外,已再無製造業,因此對科技創新、區域總部等需求更為強烈。

從進出口看,歐盟近些年一直是江蘇的第二大貿易伙伴。實際上,從經濟總量和地理面積看,江蘇和歐盟高度類似。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註意到,法國、芬蘭、荷蘭、意大利等國家的代表人士,更是在大會上極力推介各自的“投資環境和政策待遇。”

荷蘭駐滬總領事館科技與創新官白大衛受訪時表示,從現有實踐看,將已有技術先轉化為項目然後再在兩國間尋求合作轉化更符合兩國合作的利益。

並且,大眾汽車一旦在中國設立基地,則其他配套企業也會跟著到中國投資,以此帶動,所以歐盟對江蘇乃至中國對投資成長快速。

21世紀經濟報道 21財經APP 王海平 南京報道

值得關註的是,江蘇省商務廳人士在近期的南京創新周的分會場上指出,江蘇與歐盟經貿關係中的一個顯著特點是“雙向投資”,除了增長快速外,江蘇實際利用外資中歐盟的占比和江蘇境外投資中投入歐盟的占比(兩者大約10%)基本相當。最為關鍵的是,雙向投資進入的產業基本也以高端製造也服務業為主。

本身的需求驅動和產業互補性,加之江蘇對外資投向的引導,來自歐盟的高端生產要素越來越向省域集中,成為了中國與歐盟經貿關係中的典型。

西門子中國副總裁王偉國指出,在哪裡設立研發中心一定與當地的產業基礎緊密關聯。

而如果以年度為時間軸則會發現,2018年度,江蘇來自歐盟的實際使用外資為15.2億美元,同比增19.6%。2018年度,根據商務部口徑,江蘇實際利用外資255.9億美元,同比增1.8%,利用外資總量位居全國第一。2017年度,江蘇來自歐盟的實際使用外資增長51.3%。

在6月25日的歐盟商會高層創新峰會上,南京市市長藍紹敏在發言中指出,構建一流的創新生態環境是重中之重,這需要更多的來自世界的高端要素聚集,因為自己的力量無法解決所有的創新難題。當天,建鄴區與國際科技創新組織進行了簽約。而面對建鄴區發佈的10多個智慧型城市建設項目,多個歐盟國家的代表企業表示強烈關註。

江蘇省社科院研究員丁宏博士認為,通過研發中心等形式,追求項目的“精準性、科技含量、高附加值”,是歐盟對江蘇投資的顯著特點,“這與長三角一體化等幾大國家戰略賦予江蘇的要求是高度契合的。”

為何以德國為首的歐盟對華投資加碼?

1-4月這一數據為5.4億美元,同增達到44.4%;1-3月為4.6億美元,同比增52.3%。

“比如大眾汽車,在中國市場的新能源汽車領域的研發投入上升速度非常快,投資量也大。”

2019年1-5月,江蘇來自歐盟的實際使用外資6.5億美元,同增1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