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口库存-也就是现货价格约高于期货价格120元/吨

【杭州5号线将通车】

□ 數據顯示,境外普氏和衍生品價格漲幅都高於大連商品交易所鐵礦石期貨。

數據表明期貨並未領漲Wind數據顯示,6月22日,大連商品交易所鐵礦石期貨主力合約,即9月份交割的1909合約結算價為822.5元/噸,較4月1日上漲了29%。同期,鐵礦石62%普氏指數價格從87.9美元/噸漲至116.4美元/噸,漲幅32%;新加坡交易所鐵礦石掉期主力合約結算價漲幅31%。可以看出,境外普氏和衍生品價格漲幅都高於大連商品交易所鐵礦石期貨。

從供給端看,2019年國外主要礦山原本並無明顯增量,加上今年頻繁遭遇事故擾動,產量大幅削減。供減需增,供應緊張問題日益凸顯。

從期貨市場本身的運行規律來看,我國資深期貨專家張宜生認為,隨著鐵礦石合約的持倉和交易量急劇增加,是否能產生相應的遠期流動性是市場健康發展的一個關鍵指標。一般來說,一次大行情都會給相關品種帶來較大的發展機遇。因此,可以以此為契機,下大力氣解決實體企業參與的問題,為持續發展鋪路。

因此,綜合來看,供需失衡才是支撐鐵礦石暴漲的核心所在。目前,鐵礦石現貨價格飆高,普氏鐵礦石指數已然升至117.55美元,中國北方港口鐵礦石每濕噸價格連續暴漲45元至855元,吸引期貨價格重心上移。

由此可見,指責期貨領漲與事實不符。當然,期貨價格作為對未來現貨價格的預期,其低於現貨價格和普氏價格也正體現了其對未來供應加大的預期,體現了其作為現貨價格壓艙石的作用和價格發現功能。

此外,宏觀政策也在不斷改變市場預期。6月10日,允許部分地方專項債作為項目資本金的消息刺激了二級市場,疊加外礦發運數據環比大幅回落,鐵礦石繼續長陽強勢拉漲。此後,大連商品交易所發佈風險防控措施,鐵礦石回落調整後快速企穩。隨後,中美談判再出利好,提振市場情緒。受風控措施拖累而與現貨價差拉大的1909合約一舉衝破800關口,上周四又隨現貨和海外掉期價格上漲而續刷新高,漲至837元/噸,創2014年2月底以來最高位。

根據我的鋼鐵網數據,6月以來,大連商品交易所鐵礦石期貨價格低於青島港金布巴粉現貨價格。6月份,青島港金布巴粉市場價從月初的731元/噸漲至目前的832元/噸,其價格摺合為期貨標準品的價格達到956元/噸,基差為120元左右,也就是現貨價格約高於期貨價格120元/噸。考慮到匯率、關稅等因素,同期普氏指數折算人民幣後的價格從月初的799元/噸漲至939元/噸,期貨價格也低於普氏價格。

供需失衡是上漲主因那麼,今年以來鐵礦石為何大漲?國泰君安期貨產業服務研究所研究員馬亮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從年初至今,無論是鐵礦石期貨指數還是現貨普氏指數漲幅均已超過50%,根本原因在於現貨供需矛盾不斷加劇。

鐵礦石期貨需理性呵護作為全球最大的鐵礦石進口國和消費國,我國在鐵礦石定價方面一直缺乏與消費地位相匹配的影響力。目前鐵礦石貿易以普氏指數定價為主導,被全球認可的期貨衍生品價格基準尚未形成。

業內人士表示,中國鋼鐵行業的高質量發展,離不開鋼鐵業和期貨業的相互成就。一是通過鐵礦石期貨的健康發展,來擴大對鐵礦石的定價權,二是要把產能控制在一個合理的規模。在這點上,期貨正好能發揮市場調節作用。

一位鋼鐵企業負責人告訴記者,我國鋼廠使用的鐵礦石中90%靠進口,其中70%以上又是長協礦。我國鋼廠被迫接受普氏價格,存在著明顯弊端:普氏指數編製方法存在缺陷,樣本較少、代表性不強,導致其價格走勢與真實的市場產生偏離,呈現“快漲慢跌”的特點,為行業帶來諸多負面影響。

按照現在的需求量計算,港口庫存只有30天水平,已經是近3年最低,且鋼廠廠內庫存也處於近3年低位。

發改委價格監測中心指出,今年以來,鐵礦石價格出現兩次較為明顯的上漲。1月25日,巴西東南部一個鐵礦廢料礦坑發生決堤事故,影響了全球鐵礦石供給預期,帶動國內礦價大幅上漲。4月之後,我國冬季採暖季限產結束,高爐逐步復產,鐵礦石補庫需求增加,疊加國外礦山發貨量不足,國內港口庫存持續下降,鐵礦石價格再次震蕩上行。同時,受近期颶風影響,澳洲三大礦發貨受到影響,導致供應放緩。

□ 從年初至今,無論是鐵礦石期貨指數還是現貨普氏指數漲幅均已超過50%,根本原因在於現貨供需矛盾不斷加劇。

不過,專家提醒,應理性看待鐵礦石後市。經過換算後,最新港口鐵礦石價格為929元/噸,與鐵礦石期貨主力合約之間價差日益縮窄。臨近現貨月的鐵礦石1907合約最高升至926元/噸,與現貨價格相差無異,期價追漲現貨的動作會逐漸放緩。

從具體價格來看,鐵礦石期貨1909合約結算價從716元/噸漲至6月22日的822.5元/噸。

進入6月份以後,鐵礦石供需緊平衡格局仍無緩解跡象。6月份,鐵礦石港口疏港量持續在280萬噸以上的高位運行,顯示鋼廠需求仍然較為旺盛。外礦發運雖較前期有所恢復,但仍低於去年同期,這種供需缺口直接反映在港口庫存上。截至6月21日,45個主要港口的進口鐵礦石庫存為11752.3萬噸,這是港口庫存連續第七周下降。與4月5日的庫存高點14843.43萬噸相比,在2個月的時間內,港口庫存下降了3091.13萬噸。市場普遍認可港口庫存的警戒水平在1億噸至1.1億噸之間。

國家統計局和海關最新發佈的數據顯示,今年前5個月,我國生鐵產量為33535萬噸,同比增長8.9%,增量2976.4萬噸,摺合鐵礦石需求增長約4762.24萬噸。與此同時,鐵礦石進口卻大幅下滑,前5個月我國鐵礦石進口量為42391.6萬噸,同比下降了5.2%。

事實真的如此嗎?本輪鐵礦石價格上漲的原因到底是什麼?記者採訪了相關企業和專家。

從需求端看,由於長時間高盈利疊加限產放鬆,鋼企開工率居高不下,鐵礦石需求維持較為旺盛狀態。

當然,鐵礦石期貨國際化之後,還需要一個完善和成熟的過程。國際化後的鐵礦石期貨,需要市場各方理性參與,呵護健康發展。期貨的定價權正是要依靠良好的市場流動性和更具深度廣度的市場生態來逐步顯現。(記者 祝惠春)

近期,鋼廠利潤水平隨著鐵礦石價格飆升而快速下降。於是,有媒體報道稱,鐵礦石價格大漲沒有供需基本面依據,大漲原因是鐵礦石期貨引發了市場炒作。

本輪鐵礦石大漲行情,再一次啟示鋼鐵企業,要規避原料價格大幅波動的風險,離不開在期貨市場上套期保值。一位受益於在期貨市場套期保值的鋼鐵廠負責人告訴記者,現代化經營決定了鋼鐵企業要使用衍生品工具,而且要思考如何正確使用期貨工具為企業經營保駕護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