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潮责任-瑪麗·米克爾倒是在2019年的這份報告中給出了一個答案

【高考刺死同班女生】

這些數字,其實遠比空洞的商業機會判斷更有價值。事實上,如果將互聯網比作人生,經歷過青春期驚喜的互聯網,終將進入要肩負更多責任的中年時期。在這一時期,關鍵詞並非“機遇”,而是“責任”。

我們必須接受一個不那麼美好的互聯網時代。在前一個時代,互聯網是烏托邦,是美夢,是遍地黃金。而在今天,曾經彙集著萬千寵愛的互聯網趨勢報告,在“趨勢”上越來越力不從心,反倒是憂心忡忡地在描繪“問題”。

但從近幾年開始,這份報告儘管仍然能獲得全球科技媒體的一席之地,卻已經沒那麼重要。人們開始對滯後的分析、缺乏明確判斷的報告充滿疲勞和懷疑。

這也許又是另一種有關未來的預言。關於互聯網,我們過去太“機會主義”,而當浪潮席卷一切,唯有那些真正解決問題承擔責任的企業和個人,才能真正立足未來。

2014年,還有90%的人認為互聯網對自我和社會都有正面作用,而這一數字,在2018年則下降到了70%左右。

今年的《互聯網趨勢報告》,事實上講述的關鍵詞僅有如下幾個:第一,全球互聯網增速放緩;第二,在非美國區域和特定領域還有高增長的案例。

互聯網已經走過了曾經作為新生事物的公眾親密期。從中國互聯網的發展來看,近年來的眾多公共事件背後,都有互聯網公司的影子。包括順風車事件、網貸危機等,這些儘管算是偶發事件,但對於整個互聯網行業來說,意味著公眾正在逐漸以更嚴格的標準來審視和要求互聯網公司及其產品。

如果將互聯網比作人生,經歷過青春期驚喜的互聯網,終將進入要肩負更多責任的中年時期。

在美國,已經有63%的成年人開始努力限制自己使用智能手機,而在手機上使用家長控制類型工具的用戶,也從三年前的16%增長至57%。與此同時,用戶對於互聯網隱私的擔憂已經開始蔓延,互聯網上的加密流量已經從2016年的53%上升到了87%。

相比永遠年輕的互聯網,“互聯網女皇”、投資銀行家瑪麗·米克爾倒是已經老了。從1995年開始,瑪麗·米克爾就曾經是華爾街擁抱互聯網的一種象徵。人們渴望從那份厚厚的投行範兒的互聯網趨勢報告中,捕捉未來的信號或者獲得當下的滿足感。

而在社交媒體上,問題內容也開始成為了互聯網的新難題,算法推薦、社交媒體放大熱門話題等因素,導致互聯網的問題內容日益讓人擔心。

當人人都在浪潮之中,浪潮的預言者反倒沒那麼稀奇。這一點,想必不只是互聯網女皇,越來越多的互聯網從業者更能感受到。從進入我們的生活開始計算,互聯網已經誕生了30年。如今,互聯網正在告別充滿變化的青春期,剩下來的,可能是沒那麼讓人激動的沉寂了。

對於這種現象,瑪麗·米克爾倒是在2019年的這份報告中給出了一個答案,“當互聯網進入主流階段以後,就很難獲得新的增長點”。支撐這個結論的數據是,全球互聯網用戶達到38億,超過了世界人口半數。但不管是新智能手機的出貨量,還是電子商務的增長速度,都已開始呈現下降趨勢。

而報告內容中,最值得關註的並不是讓人驚喜的新趨勢,反而是新的憂慮。報告花費了大量篇幅,講述了一個變化,即用戶對互聯網的態度變成了“有問題,但也有益處”。這種微妙的態度轉折,講述了一個與前二十多年完全不同的互聯網故事:今天的用戶已經開始對“過度互聯網”產生擔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