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会女高音-仍然是实力——宋倩成为唯一考进上海歌剧院歌剧团的歌唱家

【托雷斯官宣退役】

“我覺得這個階段起到了很大的作用,它讓我堅定了歌劇是我一生要忠於與熱愛的藝術,並把它作為事業全力以赴去瞭解去學習。”她說。

機會真的是留給有準備的人的,一年之後,宋倩就等來了改變人生的機會。上海歌劇院每年都要聘請國內外大師做評委對新入院的演員進行考核,合格的留用,不合格先留用察看一年直至辭退。宋倩在參加2005年底的考核時,精心準備了經典曲目《灰姑娘》,她的實力和風格,引起了評委欒峰的註意。欒峰是著名的旅意男低音歌唱家,在國內外歌劇界,都有不俗的聲望。兩個月後,宋倩自費跟隨欒峰到意大利參加一個聲樂比賽,她不負眾望進入決賽獲得兩個獎項:優秀歌手獎和最具潛質新人獎。

記者鬱婷藶6月21日報道:昨晚,上海歌劇院女高音歌唱家宋倩,聯合上海愛樂樂團,在上海交響樂團音樂廳主廳舉行“歸來的星光獨唱音樂會”。這位回國後短短幾年已經演了十幾部歌劇女主角的歌唱家,自己的人生也宛如一齣戲劇:進歌劇院時進的是合唱團,重回歌劇院已成獨唱演員;原來唱的是女中音,現在已經改成了女高音。“人生的每一處轉折,是機遇,更是挑戰,其實都是命運最好的安排。”宋倩告訴記者說。

有這樣的堅持和努力,宋倩迎來第二次職業的轉折時,顯得非常的坦然和從容——此前,宋倩一直是一名女中音,在意大利學習的第三年,宋倩在意大利老師的建議下改為女高音,儘管這個轉變的過程很痛苦,但找到了適合自己的聲音和狀態後,整個人都感覺不一樣了。

“我想把離開國內這幾年的時間,用歌劇補回來。”她笑說。

第一次大的轉折,是終於能確定自己的位置。宋倩大學本科讀的是上海音樂學院聲樂系,2004年畢業後,她考入了上海歌劇院,但由於夢寐以求的歌劇團不招人,她去了合唱團。“我愛歌唱,雖然暫時沒進歌劇團,做一直想做的獨唱演員,但我心態很好。”她說,自己從來都深知人生有順境有逆境,考入上海歌劇院留在文化重鎮上海,已經很順利了,暫時沒法做獨唱演員,“就自己用功,時刻做好準備唄”。

宋倩獲獎時,恰逢中意文化交流年。2006年,她成功申請爭取到一個國家公派的機會,並得到了訪問學者的獎學金,終於可以前往夢寐以求的歌劇故鄉——意大利,在全球著名的米蘭威爾第音樂學院進修學習一年。而在歌劇故鄉,她真正沉浸在了歌劇的魅力中,這也讓她決定,毅然辭掉上海歌劇院的工作,留在意大利繼續深造。在那裡,她跟隨著名歌唱家達涅拉·黛茜、斯卡拉歌劇院藝術指導馬西米西阿諾·布羅學習。同時就讀於意大利米蘭音樂研究學院聲樂專業,師從聲樂家尼考蕾荅·扎妮妮和著名指揮家布魯諾·達爾·本。

這次的音樂會,她演唱眾多經典歌劇選段,既有大眾耳熟能詳的《托斯卡》,也有威爾第早期作品《阿蒂拉》,更有堪稱“女高音試金石”的歌劇《諾爾瑪》,它們將集中展現宋倩多變的演唱風格和高超水準。此外,今年是新中國成立70周年,她也特意在此次的獨唱音樂會中,選擇了多首祝福祖國的經典,包括《我愛你中國》《我的祖國》《我和我的祖國》等。

但這一次,她是獨唱女演員。自豪,但推廣歌劇的責任感也更強烈了。“我們國家創作的歌劇中,也不乏精品,如何將自己在意大利所學,跟我們民族的音樂結合起來,一直是我在嘗試的。”為此,宋倩回國短短幾年內,僅僅是上海歌劇院的製作,就已經完成了《曼儂·萊斯科》《阿蒂拉》《蝙蝠》《茶花女》《丑角》《雷雨》《原野》《風往哪個方向吹》《賭命》等十幾部歌劇,幾乎每一兩個月就要參與一部新製作歌劇的排練與演出,這個頻率,在全國甚至全世界,都屬於高的。

正如此前的人生轉折一樣,機會仍然留給了有準備的人。2014年,國家大劇院創排的歌劇《玫瑰騎士》,邀請宋倩出演其中的角色瑪麗安娜,宋倩最終做出了回國的決定。不久之後,她得知上海歌劇院在國內外公開招聘。看似戲劇的命運之輪,決定航向的,仍然是實力——宋倩成為唯一考進上海歌劇院歌劇團的歌唱家。

再回夢開始的地方在這次“歸來的星光獨唱音樂會”上,宋倩的“伯樂”之一欒峰,擔任特邀主持人,而特邀的嘉賓,既有魏松、戴玉強這些國內著名前輩,也有孫礫這樣的優秀青年男中音歌唱家。此外,吳剛、閆妮、馮遠征等影視圈的“戲骨”們,也都錄製了VCR來預祝她音樂會成功。這些人中,有師有友,讓宋倩很感動。她說:“在意大利很快樂,我的意大利名字Gioia就是‘開心’的意思,但我總想著,應該回到祖國去,推動中西方歌劇的交流和融合,這些師友,也是推動我回國的動力。”

於是,在至關重要的畢業音樂會上,宋倩出人意料地要求用母語演唱《我愛你中國》,她希望通過自己的努力,讓更多的人瞭解中國文化,熱愛中國文化。

“在意大利的日子,其實過得很辛苦。”宋倩坦率地告訴記者,她在國外求學時,也得到了生活充分的“磨練”,有過語言不通的種種尷尬,有過為得到尊嚴與房東爭吵而露宿街頭的無奈,也有過被人暗算手機被搶的驚險,但宋倩把這都當成了命運的饋贈,讓她可以變得更為堅強,也更堅定了自己唱歌劇的心。

命運的兩次大轉折前不久在辰山草地音樂節,得知宋倩要開音樂會,中國新生代的三大男高音石倚潔、韓蓬和薛皓垠嘻嘻哈哈地一起給她錄了俏皮的祝福視頻。無論是作為朋友、搭檔,還是作為唱高音的“同行”,他們關係非常好。但宋倩說,其實自己經歷過幾次大的人生轉折,才正式確立瞭如今女高音歌唱家的身份。

雖然在意大利,宋倩已經在很多國際聲樂大賽獲獎,但她心中總覺得有所牽掛。“一開始也並不太瞭解自己的真實想法,直到我讀研期間參演第一部歌劇《茶花女》,當時我不是主角,但謝幕的時候,我發現自己是舞臺上唯一的亞洲人,當然更是唯一的中國人,我心中特別自豪。”這一幕,讓她知道了自己想要什麼——根在哪裡,心在哪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