规模猪肉-秦英林的牧原股份第三季度实现净利润15.43亿元

【波音客机紧急降落】

而我國,目前仍有約1/3左右生豬來自年出欄50頭以下的散戶;年出欄500頭以上養豬場比例約38%,規模化程度與上世紀80年代的美國相仿。

9月份,牧原股份的單頭凈利潤更是達到破紀錄的1351元。

為了學技術,高考那年他放棄保送名額,毅然在志願書上寫下了4所農業院校,最終被河南農業大學錄取。

人工成本方面,牧原股份僅0.6元/公斤,每公斤比溫氏股份低2.4元,比散養生豬平均低3.7元。

中國豬肉產業規模約為1.4萬億。而前5大企業的市場占有率(CR5)不足6%,行業集中度很低,是典型的“大行業,小公司”。這也意味著牧原股份等頭部企業的發展空間還非常大。

正因如此,秦英林創業以來一直堅持“直營制”的一體化養殖模式,堅持自繁自養。

近日,秦英林還開出2萬月薪,誠聘名校畢業生到牧原養豬,堅持“知識的勝利”。

1997年,“養雞大王”溫氏股份把養雞的模式搬來養豬,率先採用“公司+農戶”的養殖模式。後來的正邦科技、雛鷹農牧和新希望等大多沿襲了這種模式,不過在規模和品控方面都遠不及溫氏股份。

在10月10日發佈的《2019年胡潤百富榜》上,秦英林夫婦以1000億身家位列第15位,資產相比去年增長182%,由此成為河南本土企業家中唯一一位千億富豪,其財富比排名第二的安康家族多770億。

第三季度,牧原股份的單頭豬凈利潤是729元,排第二的溫氏股份為532元,而正邦科技只有232元。

但這種模式的問題也很明顯:前期資金投入大,擴張慢。秦英林比溫氏股份早5年開始養豬,規模上還遠不及後者。

秦英林很早就意識到養豬是門技術活。

這種模式的缺點也很明顯:一是農戶育肥階段的品控容易出現問題;二是分散養殖,沒法將規模化效應做到極致,成本很難降下來。

父輩的悲劇沒有在他身上重演。“這是知識的勝利。”秦英林說。

最近的一次豬周期始於2014年。這一年,豬肉價格到達冰點,整個養豬業因此虧損近600億元,每頭出欄豬平均虧損86.9元。剛剛上市的牧原股份勉強維持盈利,僅僅賺了8000萬。

這場非洲豬瘟加速了中國養豬產業的規模化、工業化,這是一場嚴峻的考驗,也是一次特殊的洗禮。技術與規模化養殖素有優勢的牧原股份脫穎而出也是情理之中。

可是,非洲豬瘟突然席卷中國,迅速打破了行業平衡。

按照規律,豬肉價格開始觸底反彈。到當年8月初,生豬價格重回14元每公斤大關。

豬舍幾乎是一切技術的載體。好的豬舍設計需要兼顧多方面的指標,非常精細、需要相當的工業沉澱。隨著單場養殖規模的提升,整個系統的複雜性也將指數級上升。

由於生豬養殖分散、信息傳導不暢等原因,我國豬肉市場價格漲落通常有一個恆定的周期,大約3-4年,俗稱“豬周期”。

物料方面,規模化養殖和飼料技術讓牧原股份在非洲豬瘟爆發前將原材料成本縮減至5.4元/公斤,每公斤比溫氏股份低1.3元,比散養生豬平均低7元。

相比之下,美國CR5接近40%,最大的史密斯菲爾德養豬場占到市場總額的18%。

於是就有瞭如今的“天價豬肉”和隨之而來的“超級豬周期”。

“我們有專業團隊專門設計豬舍,設計豬舍像設計汽車一樣”,秦英林說。

借助飛漲的豬肉價格,第三季度,養豬業業績全面爆發。秦英林的牧原股份第三季度實現凈利潤15.43億元,接近去年全年凈利潤的3倍。

自此,秦英林格外重視養豬技術的學習和研究,技術也不斷給他帶來積極的反饋。

牧原股份表示,豬舍里的空氣過濾系統,前端可以過濾空氣中PED、藍耳等分子較小的病毒,防疫病,後端可以過濾除臭。安裝至今,豬群健康水平有了很大提高,而且飼料和疫苗成本大幅降低。

秦英林說:“每一次豬周期波動都是行業的一次升級。周期低谷和疫情會讓弱勢企業和農戶徹底退出,但對優勢企業來說是盈利和發展的機會。”

不過,當規模到達一定程度,這種模式在成本端的優勢就會漸漸凸顯出來。

衡量養豬效率主要有兩個指標,一是肉料比,也就是飼料轉化率,美國平均是1.91:1,我國是3:1;二是產仔率,中國平均一頭母豬能提供的有效豬崽是13.7頭,而美國豬平均超過20頭。

都說2019年難,秦英林的身家卻翻了三倍。除了豬運亨通之外,說到底靠的還是技術優勢和成本控制能力。

疫情爆發後,農業農村部出台了部分地區禁止跨省調運、全面禁止泔水養豬、禁用豬血紅蛋白粉等一系列防控措施,導致養殖成本急速攀升。

豬瘟爆發至今,全國有超過100萬頭生豬被撲殺。截止7月底,全國生豬存欄損失量接近60%,福建、蘇皖及兩廣存欄損失超70%。

另外,散養豬舍環境差,容易感染疫病,而且污染嚴重。數據顯示,非洲豬瘟有7成以上疫情發生在存欄500頭以下的養殖戶中。

短短3天時間就死了25頭豬仔。電話打到南陽農業學校、打到鄭州畜牧專科學校、打到河南農業大學、打到河南農科院……秦英林把能問的都問了個遍也沒找到病因。

農戶既可以獲得飼養費,又無需承擔飼料、仔豬、疫苗等費用,風險大幅降低,合作熱情高漲。企業則無需承擔豬舍等固定資產投入,輕資產模式下擴張很快。

2018年,中國人吃掉了5595萬噸豬肉,相當於7.35億頭豬,平均每個中國人一年要吃半頭豬。

眼看著豬仔成片死亡,懷孕7個月的妻子帶著病豬坐火車來到鄭州找專家幫忙。

是全球單體養殖規模最大的養豬場之一

眼下,對於養豬企業來說,誰能率先有效防控非洲豬瘟、降低成本,誰就抓住了下一階段競爭的命門。

2001年以前,年出欄500頭以下的小型養殖場貢獻了全國90%以上的豬肉。

這種模式下,企業負責飼料加工、生豬育種、種豬擴繁等技術密集型工作,農戶負責育肥,享受保底利潤,將生豬按統一價格銷售給公司。雙方利益共享、風險共擔。

Wind數據顯示,今年以來,豬產業指數大漲超80%。

非洲豬瘟爆發後,行業平均養殖完全成本飆升至16-20元每公斤,而2019年9月,牧原股份已經將成本降至13.52元每公斤,成本優勢大幅提高。

通過自動化供料,牧原股份一名飼養員年養殖規模達1萬頭,產值超過1000萬元。

無視豬周期瘋狂擴張,秦英林的底氣究竟在哪裡?

近5年,我國年出欄量500頭以下養殖戶,減少了20%;年出欄量50000頭以上的規模化養殖企業增加了百餘家。2016年以來,我國推出了史上最嚴的養殖環保政策,更是加速了散戶的退出。

在非洲豬瘟爆發前,牧原股份養殖完全成本約為11.7元每公斤,行業平均水平約為13元每公斤。

2003年,通過嘗試育肥豬後期和經產妊娠母豬兩個階段使用無豆粕日糧,公司每頭豬的飼料成本下降了128元;2004年,秦英林與技術人員開發出早期隔離斷奶技術,將仔豬斷奶期縮短至14天,大大提高了種豬繁育效率……

牧原股份飽受詬病的財務隱患也有所緩解。第三季度,牧原股份資產負債率從上半年的57%下降至46%;現金流也明顯改善,經營活動現金流從第二季度的15.42億增加到33.15億。

規模化養豬意味著更高的效率和更低的成本。

不過,這筆錢也沒白花。10月21日,牧原股份在深交所互動易平臺上表示,公司目前已經能有效防控非洲豬瘟。

11月9日,全國生豬價格約39.48元每公斤,其中,最貴的四川省廣安市高達47元/公斤,最便宜的錫林郭勒盟則只有10元/公斤。

對他和牧原股份來說,正是如此。

來源:福布斯官網秦英林夫婦的財富盛宴得益於眼下的“超級豬周期”。

2019年,秦英林春風得意。公司股價年內漲幅超過220%,最新市值2011億元,一度超越溫氏股份,成為養豬業第一股;個人財富一年間翻了近3倍,成為河南本土企業家中唯一一位千億富豪,並高居福布斯中國2019年度中國富豪榜第九位。

加上美國的糧食價格比中國低,導致中國生豬飼養成本比美國高大約50%,中國豬肉價格平均比美國高一倍。

他每賣一頭豬就比同行多賺500元。

上市以來,牧原股份一直處於瘋狂擴張狀態。

另外,隨著養殖規模化和集中度快速提升,2007年以後,美國豬肉價格的周期性波動逐漸消失。

我國農村素有養豬的傳統。以家庭為單位,後院當豬舍,泔水為豬食,春節時殺豬過年。最多的時候,我國年出欄50頭以下的個體養殖戶,有4800萬戶。

秦英林時常提起1995年春天的那場疫情。

上市至今,牧原股份通過股權募得資金71.71億元,同時債務融資規模超百億。再加上2018年12月發起的50億元定增募資,牧原股份撬動的資金規模超過200億元。

秦英林說,現在養豬行業已經成為融合多門學科的高科技行業,包括生命科學基因選擇、豬舍設計、疫病防控、營養配方、生產管理、環保、信息化甚至智能化的應用等,門檻很高,沒有技術創新難以為繼。

也就是說,如果我國的生豬養殖規模化和集中度達到一定程度,就有可能打破豬周期,使豬肉價格趨於平穩。

有網友評價說,自己看到招聘廣告瑟瑟發抖,養豬企業都開始招博士,而且還是復旦,現在沒點專業和真本事,真是不行了。

這方面,丁磊很有發言權。2009年高調進軍養豬業的丁磊摸索出一套智能養豬模式。6個人的小團隊養了2萬頭豬,豬飼料也是特別定製的。

不過,隨著供需矛盾爆發,二季度以來國內豬肉價格急速攀升。

美國農業部數據顯示,截至10月17日,美國生豬批發價格為100磅74.53美元,相當於11.6元每公斤。

除了正邦科技,A股的6家生豬養殖企業三季報或業績預報凈利潤增速都超過100%。

秦英林嘴上不說,但開始想盡辦法學技術。“我到處都註意養豬知識,甚至報紙上的小廣告都不會放過。”晚上,他躺在床上拿著手電筒照著看書。

2019年第一季度,生豬毛利率從19.68%驟減至7.66%。養豬業大面積虧損,苦不堪言。

在美國,生豬養殖規模化出欄的比例為98%。

散養的問題很明顯。生產效率低下,養殖成本高,正因如此,我國豬肉價格平均比美國貴一倍。

秦英林想後發制人。牧原股份早期的標準養殖場存欄量是5000頭,新建養殖場規模大多在1.5萬頭左右。

1982年,為了脫貧,正讀高中的秦英林鼓動父親去養豬。這年冬天,父親冒雪去挖了一個多月蓮藕才湊了800塊錢,買了20頭豬仔。可是,由於缺乏防疫知識,沒多久就病死了19頭,虧得血本無歸。

創始人秦英林無疑成為這場非洲豬瘟中最大的贏家。

作為A股唯一一家純粹的養豬企業,牧原股份的股價急速攀升。截至發稿,公司最新股價為93.02元每股,年內漲幅約224%;總市值2011億元,直逼養豬業第一股溫氏股份。

非洲豬瘟爆發後,牧原股份斥重資對豬舍進行了全面升級改造,平攤下來,每頭豬的呼吸成本高達50元。

育種方面,牧原股份獨特的二元體系帶來45元/頭的超額利潤。

養豬成本主要由種豬成本、物料成本和人工成本三部分組成。

他憑何成為非洲豬瘟中最大的贏家?

▲2019年福布斯中國400富豪榜前十

“很多人覺得養豬很簡單,是技術低下、產業落後的代名詞,其實並不是這樣。”

創業至今,牧原股份的豬舍已經更新到第12代,擁有百餘項技術專利。

秦英林的決心也是顯而易見。9月底,牧原能繁母豬數量超過90萬頭,後備母豬70萬頭左右,對應2020年大約是2000萬頭。招商證券預測牧原股份2019-2021年生豬出欄量分別為1050萬、2000萬、3000萬頭。

在11月7日福布斯中國發佈的2019年度中國富豪榜上,秦英林家族又以1173.8億元的財富值闖進前十,名列第九,實力靠養豬超越互聯網房地產等一眾風口行業大佬。

▲牧原股份在湖北新建的養豬場年出欄量高達40萬頭

2018年3月,生豬養殖再次進入虧損期。到2018年5月,全國生豬均價低至10元每公斤,全國豬場虧損比例接近9成,頭均虧損近300元。

資金、土地、技術和效率擁有絕對優勢的頭部企業跑馬圈地是大勢所趨。

妻子回來時那無言的表情,秦英林現在還記得。“當時,死亡豬仔已經超過70頭,所有人都絕望了。”

1992年,秦英林夫婦辭職回家養豬。建一座大型養豬場起碼需要幾十萬,可秦英林想盡辦法也只借到了3萬多塊錢。為了省錢,打井、架電線、建水塔……他樣樣都自己來。他設計的轉拱結構豬舍,足足將造價降了9成。

根據芝華數據、申萬宏源等機構的測算,2019年全國生豬缺口或在1億頭以上。

子公司數量從4家增長到120多家;出欄量從2013年的130萬頭,增長到1000萬頭;2013年以前,牧原股份在建工程規模不足10億元,現在連續維持在40億元以上。

站在風口上,豬果然飛了起來。

“我們養的豬,豬糞便經過處理之後,這水我可以喝下去。”丁磊說。

隨後,豬肉價格進入上升周期,至2016年到達高點,養豬業業績也迎來爆發。這一年,牧原股份營收超56億,同比增長86.65%;凈利潤23.22億元,同比增長289.68%。

危急關頭,河南農大打來電話,說初步認定是偽狂犬病。幾經波折,秦英林在省畜牧局拿到疫苗,才最終阻止疫情進一步擴散。

技術至上的牧原股份無疑走在了最前列。